和珅往灾粮里掺沙子,或许并非恶行

发布于 / 天马行空 / 0 条评论

地方遭灾了,朝廷开办粥厂赈灾,和珅去视察粥厂随手抓了一把沙土洒在粥里,纪晓岚很生气得问和珅你这是干什么,和珅说,真正的灾民饥肠辘辘是不会在乎粥里有沙子的,来蹭吃蹭喝的就不来了,这样才能让最困难的人活下来。

纪晓岚看到了表象,和珅却看到了表象背后的深刻逻辑。
如果赈灾粮干干净净,和普通粮食没什么两样,用脚趾头想想都会知道,一定会出现层层截流的情况。真正吃到灾民嘴里的,恐怕就没有多少了。
更加吊诡的是,因此而饿死的灾民,没有人会为他们说话。
掺了沙子,看上去品质下降了,但原本想截流的那些人,考虑到赈灾粮的口感和挑沙子的难度也就放弃了。如此,粮食也才能够最终进入真正的灾民嘴里,虽然有沙但总比饿死要强之百倍。
皇帝听闻此事,表扬了和珅。

前些年推广经济适用房,有经济学家建议经济适用房不应设有独立卫生间,而应采用公共卫生间。结果舆论一片哗然,骂什么的都有,说的好像这位经济学家不把穷人当人看一样。
几年后再看,时不时爆出经济适用房房主开豪车,甚至出租经济适用房赚钱。这背后的逻辑是一样的,可以安身但削减了部分功能的房子,才不会引起权力寻租
人性使然,好的制度未必能坏人变好,但坏的制度却一定会使好人变坏。
正义感爆棚,往往因为正义是廉价的
远的纪晓岚,近的薛之谦,他们的正义都很廉价。看上去的振臂高呼,那是因为高呼的成本和代价很低,低到他们认为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
十九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有篇著名的文章《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说的是差的经济学家只能看到短期得失和事物表象,而好的经济学家却能够看的更加长远,也能够看到事物背后的真相。
但是,好在时间是会识别出那个有远见的人!大潮退下,那些真正的高人才会露出水面
这个论断,不光对经济学家适用,对任何一个具备思考能力的人同样适用。

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中和珅与纪晓岚关于这件事情的台词原文:
和珅:三国时曹操煮酒论英雄,他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今夜,和某有同感啊!
纪晓岚:(笑),和大人,大奸与大善岂能并列?唉,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和珅:行行行,君忠我奸,君廉我贪,君贤我恶,嗯,行吧,天下清名被你占光,天下恶名被我占光。那你我岂能不饮上一杯啊?
纪晓岚:好,饮上一杯。(饮酒)
纪晓岚:和大人,咱们还是说点正事吧。
和珅:说。
纪晓岚:燕城这帮贪官啊,把人吃的粮食,换成了牲口吃的麸糠和草料。这件事,和大人可知道?
和珅:我知道。
纪晓岚:那和大人不觉得惭愧吗?
和珅:我倍觉欣慰。
纪晓岚:为什么?
和珅:纪先生你有所不知啊。这一斤口粮啊可以换三斤麸糠。这就等于,原本能救活一个人的粮食,现在可以救活三个人了!
纪晓岚:可麸糠是给牲口吃的,不是给人吃的!
和珅:哎呀,灾民还算人吗?嗯
纪晓岚:可麸糠是给牲口吃的,不是给人吃的!
和珅:哎呀,灾民还算人吗?嗯?
纪晓岚:你说什么?
和珅:你不要把眼睛瞪的那么大。你知道不知道,行将饿死的人已经不是人了,那就是畜生,只要活着,还什么麸糠啊,那是好东西。草根、树皮、泥土都可以吃。
纪晓岚:此话出自堂堂和大人之口,真是令人震惊。
和珅:你当然感到震惊,你是一介书生,你只会在书斋里,手捧圣贤书骂骂当朝者而已。
纪晓岚:当朝者不公,自当抨击!
和珅:嗨呀,你干嘛呀火气这么大。来来啦,喝酒(斟酒、喝酒)。纪先生,你见过这个吃观音土活活涨死的人吗?
纪晓岚:什么事观音土啊?
和珅:你看看,你不知道。(纪晓岚斟酒)我再问你,你见过这千里平原所有树木的树皮都被啃光的情形吗?
纪晓岚:啊(诧异)
和珅:易子而食,你当然听说过,那是史书上的四个字而已。我是亲眼见过的啊。(纪晓岚惊异)。这换孩子吃啊,就是锅里的一推肉啊。
纪晓岚:你——
和珅:你以为我毫无人性,是不是?你以为我只知道贪财敛钱,是不是?我亲自到灾区去过,到那儿一看我心都凉了。我这才知道,不管朝廷发下多少救灾的粮食,永远也不够。如果我不设法变通一下,那你在灾区看到的就不是灾民,而是白骨喽!
纪晓岚:这,赈灾的粮款不够,可以向朝廷再请求拨放吗?
和珅:朝廷?你知道国库还剩多少银子?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征大小金川,平准格尔部,眼下国库就只剩下个空壳子,你知道不知道?
纪晓岚:可朝廷还是发了赈灾粮款了,我看了他们的账本,所以的赈灾粮款,全都进了这个薛大老板的钱庄了。
和珅:(摆手)可不能这么说啊。薛大老板可是个神通广大的人,一文钱进去,两文钱出来,我这才有足够的钱去救济灾民了。
纪晓岚:我看了他们的账本了,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都在侵吞这救灾的粮款。
和珅:救命先救官,官都活不了,(砸桌子)还救什么民。
纪晓岚:荒唐。
和珅:这是事实。千千万万的灾民啊,谁去发给他们赈灾粮款,是你发,还是我发?还不是得靠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嗯?喂饱了他们,他们才肯给我去卖命。
纪晓岚:(冷笑)真乃旷古之谬论,贪污受贿居然还有了大道理。
和珅:这是几十年官宦生涯换来的大道理,这是千千万万血淋淋的事实换来的金道理啊,纪先生,他你怎么就不懂啊你。
纪晓岚:食君俸,为君分忧,点点滴滴,皆是民脂民膏。和大人,你怎么忍心在这饥民的口中(敲桌子)去扣出一粒粮食呢?
和珅:(双手前摆),又来了,行……喝酒……(斟酒),稍安勿躁,喝酒。(喝酒)。——官字怎么写,上下两个口,先要喂饱上面(手指上天)一个口,才能再去喂下面一个口。
纪晓岚:宋有包公,明有海瑞,康熙朝有施公,代代清官,愧煞大人(手指和珅)也。
和珅:对对对……清官的确令人敬佩,可清官也令人畏呀。
纪晓岚:和大人,您就是无敬无畏,所以才无法无天了。
和珅:那我问你,古往今来,多少清官,多少贪官?
纪晓岚:清官如凤毛麟角,贪官如黄河之砂。
和珅:对啊,那我不依靠他们,我依靠谁啊?啊,我这个军机大臣,要是没有他们撑着,那就是个屁,我容易吗?
纪晓岚:(斟酒),好……和大人
和珅:倒酒,倒酒!
纪晓岚:喝酒,喝酒。

作者:搜狐
原文:http://www.sohu.com/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