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并不高,能挡住谁?

发布于 / 历史故事 / 0 条评论

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这揭示了一个秘密:
长城并不是只有军事防御的功能,它还有一个被遗忘的重要功能。

其实长城不高,只是山高。但问题是,山越高,越陡峭,越没有必要在上面修长城。请仔细想想是不是这样?
如图,战马已经无法翻越这种山岭了,有烽火台来预警就足够了,何必修建连绵不绝的城墙呢?

图片出处:维基百科,长城

当人们气喘吁吁爬上陡峭山岭之上的野长城时,一边在感慨先人的伟大,一边也会产生强烈的疑惑感。
几百米的高山那么险峻,足以拦截军队和战马,山顶再加高几米城墙有必要吗?
而且不光高山峻岭上有长城,在荒漠、草原里还有这种单薄的长城,这真的能阻挡大军的强攻吗?
这种长城能提高运兵速度、保证机动性优势吗?

茫茫戈壁或草原上,找个人少的地方把长城捣毁一个缺口,不也能让军队穿过吗?
事实上,游牧民族“毁边墙而入”的事件,在历史上屡见不鲜。
所以只从军事防御一方面分析,并不足以解释这些长城现象。

这就必须跳出单一因素的思维限制,引入长城的另一个被遗忘的关键功能——经济封锁——才能完全解释。
·长城可以重构经济生态,通过把所有的贸易网络收缩到几个关键点上来垄断贸易通道,这样就可以对塞外进行经济打击。
·那堵墙也许经不住大军强攻,但在平时挡住自己的老百姓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能有效控制自己人,特别是商人的自由进出,贸易垄断就实现了。
·长城上的关隘变成了网络上的关键点,是控制商业流动的闸门,关闭了关隘就完全封锁了贸易。

例如明朝曾对后金关闭互市进行经济封锁,在努尔哈赤晚期,辽东的米价曾经飙升至八两银子一斗,棉布九两一匹,蟒锻开出200两一匹还是有价无市。【1】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如果不用武力就可以让对方屈服,用最少的伤亡和最低的成本达到战略目的,这才是最优的方法,而经济战就能实现这样的效果。

经济战可以给外敌带来经济萧条甚至社会动荡,让敌人无力发动战争,是非常有效的防御和打击手段。就像欧美经常对朝鲜、伊朗进行贸易制裁,让敌人无法增强国力,威慑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只要想通了这一点,之前提到的三个问题马上就迎刃而解了。几米高的、在山顶上、草原和沙漠里的长城是很有效的贸易阻拦工事。

当然这里绝不是在否定和贬低长城的军事防御功能,本文是要补充经济因素,来分析单靠军事防御不能解释的长城现象。军事和经济的关系更像是“波粒二象性”,是一种互补的关系。

为什么草原民族需要商人?
草原上有很多物产,例如马匹、牛羊、皮草、药材、青白盐,在游牧民族眼里这些东西到处都是,没啥稀罕的,但在中原,这些都是需求旺盛的紧俏商品,两地的价格差非常可观。

中原的很多商品在草原也很紧俏,例如布、酒、茶、糖、丝绸、瓷器、工艺品、化妆品等需要精细加工的商品,这些是游牧民族非常紧缺的,他们愿意用自己不稀罕的物品来交换他们认为紧俏的中原商品。

其实在很多商人眼里,生意是没有国界的,哪里有价格差,商人的身影就会出现在哪里。

这种价格差催生了贸易移民,大量的商人穿梭于内地和草原,寻找各种贸易机会,而频繁的贸易往来逐渐形成贸易网络,在网络的沿线也诞生了星罗棋布的定居点、村镇,这是自然状态下经济生态的演化之路。

草原上的可汗是商人最大宗的货源供应商,可汗用草原物产换来大量的中原商品。《后汉书·南匈奴列传》曾记载:

北单于乃遣大且渠伊莫訾王等,驱牛、马万余头来与汉贾客交易。

可汗从贸易中获得的商品一方面是自用,但更重要的是分给草原各地的大小头领,因为可汗手里的货源也是从各个头领中聚集上来的。可汗和头领们存在一种合伙人的关系,投资必然需要获得利润和分成,头领们有了这些收入,就能维系自己领地里部众们的服从和支持。而可汗也用同样的方式统治各地头领。

根据《满文老档》和《清太宗实录》等史料,后金皇太极登基大典前后,用于封赏八旗和蒙古王公以及制作官服等就消耗了超过三千匹绸缎。其中仅赏赐科尔沁、扎鲁特等16部49位蒙古王公的绸缎就有305匹。对中原来说这不算什么,但对不产绸缎的边远辽东来说却是稀世珍品,是硬通货,是一笔巨大的开销。【2】

说白了,和平时期,草原帝国就是一个大公司,主要任务就是生产、挣钱和分钱,来维持整个组织的运转,而商人就是他们最重视的贸易伙伴。这其中最成功的商人就是晋商集团,他们不但在明朝内部做着九边的生意,还在和蒙古、后金有密切的贸易往来,例如皇太极登基所消耗的绸缎就主要来自晋商。

长城是如何重构经济生态的?
战争时期,中原王朝必然想削弱和瓦解草原部落的力量,一方面要靠军事打击,另一方面要靠经济打击。说到经济打击,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经济封锁,禁止中原的商品流入草原,可以削弱可汗与头领们的力量。

但问题来了,如果政府下令禁止贸易,会立刻使市场出现商品稀缺的现象,这就推高了商品的价格。政府以为自己的禁令可以阻拦贸易,但禁令也扩大了贸易的价格差。

当商人发现走私可以获得足够可观的利润时,他们必然铤而走险去寻找新的贸易通道,用绕过封锁的方式进行走私。不要低估商人的智慧和翻越能力,山岭虽然能挡住战马,却未必能挡住商人的脚步。

商人的牛马驼队可以翻越数千米的雪山冰原,穿梭于悬崖峭壁间的羊肠小路,所以数百米的高山根本难不倒商人。即使牛马翻不过去,还可以雇佣挑夫手提肩扛,只要能翻过边界,自然会有人接应,可以说商人的智慧是无穷的。

1908 Ernest H. Wilson拍摄的茶马古道上的运茶商人,图片出处:维基百科,茶马古道

无论是高山、草原还是戈壁,都挡不住“奸商绕越”的脚步。如果被政府发现封堵了新通道,商人们还会从崇山峻岭中再探索出更隐秘的通道。新的贸易网络会逐渐形成,经济生态会自动修复。而且政府越强化封锁,商品价格差就越高,商人探路的动力就越强劲,因为收获的利润更丰厚。

明代长城一开始为了军事防御修建了大量关隘、堡寨和烽燧,是一个一个的点,边墙是断断续续而不连贯的,这就给商人留下了很多漏洞可以钻。

没有连贯的长城来围堵商人,政府是很难做到经济封锁的。如果想进行经济封锁,就必须把这些边墙、烽燧连接起来,将分离的点逐渐连成线,连贯而无漏洞可钻,这就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绵延万里的长城。

长城的完善和连贯,是终结商人探路的大杀器。因为连贯的长城,加上烽燧系统的预警和巡逻,可以有效阻止“奸商绕越”行为。商人有家有业,并不是亡命之徒也不是军事武装,偷偷探路还可以,要是翻越长城或毁坏长城会丢掉身家性命,这种风险谁也承受不起。

有了长城,商人要进入草原就必须经过关隘,到了后来大家都来到关口来进行贸易,关隘就成为开放互市的口岸。明朝万历《宣府镇志》记载张家口一带

南京的罗缎铺、苏杭绸缎铺、潞州绸铺、泽州帕铺、临清的布帛铺、绒线铺、杂货铺,各行交易,铺沿长四五里许。

长城让商人难以走私货物和逃避税收,所以在政府财政上,垄断贸易的门户还可以获得非常可观的关税收入,这些关税收入也是当地连接边墙和日常运维的资金来源。
还是明朝万历时期,梅国祯就称北方边塞地区互市商品如“段布、狐皮,一切杂货,来自苏杭湖广,由临清以致天津芦沟通湾,其税不知凡几,及至市口又重税之”,富商大贾因其利薄不肯来此交易。【3】

作为后人,我们只看到了连接后的结果,无法看到长城的修建和连接过程,所以才会产生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这就像我们拥有发达的大脑,但并不知道大脑智力是如何而来的,必须靠各种证据来一点一点还原这个进化的过程。

所以长城的产生是军事和经济双因素作用的结果,任何一个因素都很重要。但只靠一个因素不能解释全部现象,就像这里所强调的经济因素,只能解释边墙的连贯和“这么矮”,但不不能解释其他防御系统的设计。

在这里要感谢 @yeke sayid ,是他提供的资料完善了这个过程,更多细节请阅读长城这么矮究竟能拦住什么? – yeke sayid 的回答

另外,长城还有一个附带效应也是意想不到的,由于没有商人的活动,长城内外的生态系统也会出现非常大的变化。

长城如何重建自然生态?
上面提到,商人建立了贸易网络,在这些网络节点上会出现聚集点、村镇。

在定居点的人可以为往来的商人们提供住宿、餐饮等服务,同时也可以获得食盐、茶叶、布匹等生活必需品。就像有水流经的地方植被会非常茂盛,有人流经的地方也会形成聚集点,人们可以在这里安生立命。

但是一旦长城切断了商人的贸易网络,有很多远离关隘的村镇就会逐渐萎缩,而人类活动的消失也减少了对植被的破坏。商人历经千辛万苦在群山峻岭间所开辟的商路,也会随着长城的建立而逐渐被植被淹没。

大家如果平时爬山,就会注意到一个现象,有些山路在冬天虽然可以走,但到了夏天就会被各种植物覆盖,变的很难通行。如果这条路常年没有人走,茂盛的植被就会逐渐覆盖整个道路,直到完全无法通行。

山顶的灌木丛。图片出处wikipedia.org 的页面

长城的存在让长城沿线出现了缺少人烟的无人区,没有人就没有易于通行的道路,这是长城对自然生态的恢复效应,当然这是附带效应,并不是有目的性的行为。

明朝嘉靖时期,胡松在《答翟中丞边事对》中提到

是故或以山河。或以溪壑。或以兵革。或以箐树。查得雁门东西十八隘口。崇冈复岭。回盘曲折。加以林木丛密。虎豹穴藏。人鲜经行。骑不能入。……以致深林茂树。日斩月伐。

从某种程度上,这种荒蛮的生态也可以起到阻碍敌军的作用,因为在这种地方,远来的敌人既得不到补给,也不便于行军通行。敌人在茂盛的植物面前,即便战斗力再强也是束手无策。

当然这可能只适用于山区生态,如果是沙漠、草原,并没有可以阻拦敌人的植被,只有缺少人烟还能给敌人后勤造成一些压力。

经济封锁对敌人真的有效吗?
短期看可以说很有效,中原王朝经常使用这种手段来制衡北方草原的各方势力。

但问题是,这种“以夷制夷”的策略也毁掉了北方草原民族和中原王朝之间的信任。

例如在隆庆合议之后,明朝开始扶持蒙古右翼俺答汗的势力,对他们开放互市贸易,这让明朝的西北边境在几十年里保持了相对稳定。
但因为明朝所奉行“以夷制夷”策略,对蒙古左翼察哈尔部继续进行打压,拒绝进行互市,这使得辽东一直处于战乱状态,直到万历时期放松了经济封锁才得以改善。
女真崛起后,明朝又对后金进行经济封锁,开始拉拢和收买蒙古左翼的林丹汗,共同对抗辽东的后金。但在关键时刻,又落井下石出卖察哈尔,与皇太极达成城下之盟,最终导致蒙古各部全面倒向后金,使满蒙联盟得以建立。【4】

不只是长城,明朝禁海也是这种经济封锁的思路,锁国政策最终导致东南沿海严重的倭患。而一旦放松海禁,倭寇很快大幅度减少,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军事打击真的是维护和平最有效的方式吗?《中国国家地理》有一期专门对倭寇的真相进行了揭密,建议去看一下。【5】

“南倭北虏”的紧张局面证明,经济封锁不能说无效,而是太有效了,以至于成了战争爆发的诱因。

后来清朝也用经济封锁的思路来限制与西方列强的贸易,试图让他们臣服。

1727 年,中俄双方签订《恰克图条约》,在外蒙的恰克图设立互市。因为俄国与准格尔的问题,在 1744与1792年闭关绝市次数就达十回。【6】

1839年,道光皇帝给在广东禁烟的林则徐下旨说,“日后再有反复,即当示以兵威,断绝茶叶大黄,永远不准贸易。俾冥顽之徒,知所儆惧”。【7】

故事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到了。从长城而沿袭下来的经济封锁思路,确实能有效的控制和打击敌人,但如果用不好,也会成为诱发战争的导火索,走向其反面。

真正的明白人是几十年后的李鸿章,1872年他在《筹议制造轮船未可裁撤折》中指出【8】

臣窃惟欧洲诸国,百十年来由印度而南洋,由南洋而东北,闯人中国边界腹地,凡前史之所来载,亘古之所未通,无不款关而求互市;我皇上如天之度,概与立约通商以牢笼之,合地球东西南朔九万里之遥,胥聚于中国,此三千余年一大变局也。……居今日而曰攘夷,曰驱逐出境,固虚妄之论;即欲保和局、守疆土,亦非无具而能保守者也。……若我果深通其法,愈学愈精,愈推愈广,安见百数十年后不能攘夷而自立耶?

整篇文章格局宏大而又不失务实,有超越时代的思想见地,是最应该被收录到教科书中的必学范文。

他预测的,“安见百数十年后不能攘夷而自立耶?”,实在太准了!而奏折的后半部,他提出了很多学习西方、富国强兵的具体规划,事实证明多数是正确的。尽管李鸿章在军事上的努力,例如北洋水师在甲午海战中全军覆没,但是他在经济上的努力,例如轮船招商局却一直发展壮大,今天我们所熟知的招商局集团、招商银行、平安保险就是由140多年前的轮船招商局发展延续而来。【9】

现代社会还需要长城吗?
据说,柏林墙的工程代号是“中国长城第二”。

肯尼迪曾这样评价柏林墙:“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堵不是防范外敌,而是防范自己人民的墙。”

从军事防御的角度,长城的确是防范外敌的,但从经济封锁的角度,为了有效封锁就必须将长城连贯一气,才能限制自己人与外敌的交流,这样来看,柏林墙并不是第一堵防范自己人民的墙。

另外,国境线也是一种现代长城,各国政府不仅通过国境线控制了国内外的交流,而且通过边境口岸的海关获得了巨额的进出口关税。

正是因为防御、封锁、税收等用途,在现代社会,长城并没有消失,仍在左右我们的生活,只是换了个名字和形式存在。

结论
·长城这么矮但阻挡商人绰绰有余。
·长城连成线商人就无法越境走私。
·长城制造的无人区可以阻碍敌人。
·经济封锁是敌我双方互伤的双刃剑。

参考文献
【1】【2】秋原《清代旅蒙商述略》
【3】李榑《明代商税思想初探》
【4】毛毛《明朝灭亡:争取蒙古的失败——对明朝后期蒙古政策得失的考察》
【5】萧春雷《倭寇,一个王朝的谎言?》
【6】张哲嘉《误解的起源:为什麽林则徐会以禁运大黄威吓英国?》
【7】周重林《晚清的茶运与国运》
【8】李鸿章《筹议制造轮船未可裁撤折》
【9】雷颐《李鸿章与轮船招商局》

作者:张英锋
原文:https://www.zhihu.com/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