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道理

您可以从控制面板中登陆网站进行更多操作。

没道理有趣的名称误译

有趣的名称误译

2019/06/15, 天马行空, by .
网友制作的由常凯申版《军事物流学》

北京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奇所著的《中俄国界东段学术史研究:中国、俄国、西方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 于2008年10月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2009年6月被发现书中第三章多处错译人名、期刊、书名、出版地和出版社,其中包括把英文资料中的Chiang Kai-shek(蒋介石,Chiang为威妥玛拼音,Kai-shek为“介石”之粤语罗马化)误译成常凯申

王奇所著《中俄国界东段学术史研究:中国、俄国、西方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

事件发生后,“常凯申”成为部分网民在社交网络上对蒋介石的戏谑称谓。从毛泽东对蒋介石的调侃“运输大队长”,与其在国共内战中表现,一并衍生出流行语“凯申军事物流”(Kai-shek Military Transport,与国民党的英文缩写一致)。

同济大学哲学系教授陆兴华

2006年5月11日,同济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在上海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学术网站“正来学堂”上发表了由其再翻译了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在这篇文章中,陆兴华分析了德国现代学者施米特的政治理论,并13次提到毛泽东。在引用一句德文后,陆兴华写道:“施米特引用了中国诗人昆仑的诗句来展望这种世界革命或战斗下的真正的政治的斗争和和平:把革命和战斗的火种当礼物,一把送给欧罗巴,一把送给美利坚,一把留给中国自己,这样和平才会来主宰世界。”段尾注明:“这是本人的翻译,未查到昆仑原诗。”

作家马伯庸发微博表示,看到一位学者在文章里再翻译了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并将作者译为“昆仑”,其认为,能和常凯申抗衡的宿敌昆仑同志终于出现了

微博截图

随后,陆兴华通过微博回复爆料的马伯庸:“没错,但想怎么样?说我对毛泽东不够了解?你关闭了回帖,瞧你这心态!”

曾经,被“上清华还是上北大”这个问题困扰了18年,直到成绩公布的那一刻,才放手释怀,方知把这种“难题”丢给那些高考状元就好了,何必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就凭自身亮瞎氪金狗眼的光环,瞬间就被一所听起来很洋气的大学——万尔德齐肯大学(wild chicken university)录取!

网友设计的双鸭山大学校徽

但最近,突然蹿出一所听上去很土的“双鸭山大学”,这鸭大学一听就很好吃,有股浓浓的东北农家乐风味。

《惊心动魄的17天》

据了解,“双鸭山大学”的说法来自于《惊心动魄的17天》这本书,“我1984年出生在中国广东省广州市,父母是双鸭山大学(Sun Yat-sen University)的老师。”

Sun Yat-sen University

双鸭山大学(Sun Yat-sen University, SYSU)是我国一所著名的重点大学,是国家“985工程”、“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

网友制作的双鸭山大学校徽

但该校在黑龙江本省并不有名,招生也不多,倒是在千里之外的珠三角地带十分知名,尤其是在广东省有着大量生源。
此外,该校主校区较偏,距离双鸭山市市中心大约3800公里,无直达交通工具。所以本市同学回家很不方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